<dfn id="x5gef"><s id="x5gef"></s></dfn>

  • <code id="x5gef"><nobr id="x5gef"><track id="x5gef"></track></nobr></code>
    <strike id="x5gef"></strike>
    <code id="x5gef"><small id="x5gef"><track id="x5gef"></track></small></code>
    1. <code id="x5gef"><nobr id="x5gef"><sub id="x5gef"></sub></nobr></code>
    2. <code id="x5gef"><small id="x5gef"></small></code>
      <object id="x5gef"><nobr id="x5gef"></nobr></object>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走進干燥企業聚集地常州市鄭陸鎮

      信息來源: | 發布日期: 2012-11-05 00:00:00 | 瀏覽量:451287

      摘要:

      常州市北部一路向東20余千米,有一個叫做鄭陸的小鎮。金秋十月,金黃色的稻浪搖曳出江南水鄉的富庶,兩三層高的淺色小樓成片分布在稻田之間,錯落有致。這個方圓不足100平方千米的小鎮何以集聚了全國2/3的干燥設備制造企業?眾多企業聚集在一起能否感受到抱團發展的動力?這個被稱為“干燥之鄉”的地方孕育著怎樣的理想,又面臨著怎樣的現實?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走進了常州市武進區鄭陸鎮,詳細了解這個干燥企業聚集地的發展與變遷。

        查家村是鄭陸鎮干燥設備制造企業分布集中的村落。一走進這個村莊,高高低低的干燥企業廣告牌隨處可見。圖為村口的廣告牌。 

        常州市北部一路向東20余千米,有一個叫做鄭陸的小鎮。金秋十月,金黃色的稻浪搖曳出江南水鄉的富庶,兩三層高的淺色小樓成片分布在稻田之間,錯落有致。
        如果不是搶眼的廣告牌扎堆出現,初來這里的人一定不會想到,就在這青山綠水、廣闊稻田環抱之所,有400多家干燥設備企業聚集于此,而全國干燥設備制造企業總計也不過600多家。
        這個方圓不足100平方千米的小鎮何以集聚了全國2/3的干燥設備制造企業?眾多企業聚集在一起能否感受到抱團發展的動力?這個被稱為“干燥之鄉”的地方孕育著怎樣的理想,又面臨著怎樣的現實?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走進了常州市武進區鄭陸鎮,詳細了解這個干燥企業聚集地的發展與變遷。 
        一個村辦小廠的衍變 
        “到現在為止,我已經做了40多年的干燥設備。”花甲之年的范炳喜身材頎長,回憶起當年擔任常州市武進干燥設備廠廠長的情景,目光中依然閃動著自豪。
        武進干燥設備廠誕生于“蘇南模式”興起的年代,是一家規模不算太大的村辦企業。然而,作為全國第一家干燥設備專業制造企業,武進廠在國內干燥界無人不曉。“武進廠可以算是我國干燥技術的發源地,這個說法一點也不為過。”中國化工學會化學工程專業委員會干燥技術專業組顧問、中科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劉登瀛告訴記者。
        上世紀70年代,位于蘇南地區的焦溪鎮(后并入鄭陸鎮)人口稠密、耕地有限,較強的商品經濟意識和充足的剩余勞動力為發展鄉鎮企業提供了優越的條件。武進廠就是這樣一家由焦溪鎮查家村委集體自籌資金,集中資本和勞動力而辦起來的鄉鎮企業。當年,簡陋的廠房里,上世紀60年代從上海下放到此的技術工人師傅成為了該廠的重要技術支撐。“當時干燥設備是化工、藥品、食品等行業生產加工迫切需要的設備,全國又沒有這樣一家專門的生產企業,所以武進廠就抓住了這個機遇。”范炳喜說。
        1979年進入該廠的范炳喜,對創業初期的艱難仍歷歷在目。“那時候根本沒有成型的技術資料,都是我們自己一點點研究出來的,讀了很多相關的技術書籍,去各地拜師傅。”他回憶道,“我們做的第一臺設備是空氣換熱器,是我組織設計研發的,后來又研發生產出國內第一臺蒸汽加熱熱風循環烘箱,熱效率從3.7%提高到35%,還獲得了節能獎。”據他介紹,上世紀80年代,武進廠作為國家干燥設備的定點企業,常常訂單多的忙不過來,產值規模連年翻番增長。
        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非公有制經濟日益活躍在國民經濟的廣闊舞臺。而隨著干燥技術的不斷成熟,武進廠日益壯大,該廠許多銷售人員或者技術人員開始選擇另立門戶,自己創辦干燥設備制造廠。這也正是如今鄭陸鎮干燥企業遍地開花的重要原因。
        “干燥設備制造的技術壁壘并不是特別高,一個人或者幾個人掌握了技術和原材料,有時聯合親戚朋友,再招來工人,就可以成立一家企業開始生產。另外,干燥設備應用的范圍比較廣,化工、醫藥、食品等,很多企業都要用到。所以,看好這個產品的前景,很多人都開始做。”常州一步干燥設備有限公司董事長查國才告訴記者。成立于1995年的一步干燥已經是國內干燥設備制造的知名企業,中國干燥設備行業協會副理事長單位。而在此之前,查國才也是武進廠的領導成員之一。
        與查國才一樣,范炳喜如今也有了自己的企業——江蘇范群干燥設備有限公司。走在鄭陸鎮查家村,干燥設備企業可謂三步一個、五步一家,其中大部分企業的^都與當年的武進廠的人馬有著多多少少的關聯。
        “應該說,當年的武進廠為產業發展打下了很好的技術基礎,成為后來鄭陸鎮干燥產業發達的淵源。與此同時,由于我們這里非公有制經濟起步較早,擁有比較明顯的人員積累和資金積累優勢。有了一個帶頭的企業,就可以慢慢生發開來,形成一個有集聚規模的產業,也形成了干燥企業扎堆的特有產業現象。”鄭陸鎮鎮長楊康成向記者總結道。
        據楊康成介紹,干燥設備制造已經成為鄭陸鎮的五大支柱產業之一。全鎮400多家干燥企業去年共實現銷售收入20多億元,占該鎮工業銷售收入的11%;鄭陸鎮的干燥設備產品也占據了全國市場40%左右的份額。 
       

        一個低端作戰的困局 
        依靠民間資本力量發展起來的鄭陸鎮干燥企業,從一誕生開始,就具備著體制的靈活性與市場的適應性,但同時也有著自身成長的局限與弊端。
        “干燥設備的制造過程本身技術含量并不是很高,跟常規的通用機械制造沒有大的區別,高精尖的難點在于干燥工藝和技術。”中國通用機械工業協會干燥設備分會理事長史勇春說。
        記者了解到,雖然干燥設備的產品大類不多,但是,干燥設備屬于非標設備,設備的設計、研發和生產都與干燥對象的物料性質和工藝緊密相關。“干燥煤、干燥一些精細化學品和干燥糧食所需要的工藝參數完全不同,物料本身的特性也不一樣。對于不同的對象,應該拿出一套完整的解決方案,而不應該是依靠某一個單機設備所能解決的。”史勇春說。
        然而,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常州市的不少中小型干燥設備企業尚沒有提供解決方案的能力,仍然停留在設備制造層面。
        “我們這里幾百家企業,有不少企業規模都非常小。兩三個人起家,手里拿到一張圖紙,照著樣子生產就可以了。好一點的征一片地蓋間廠房,差一點的連廠房都是租的,注冊一個公司,靠關系拉來一筆業務,招幾個工人搭個班子就是一個企業。”常州本地一家干燥企業老總這樣告訴記者。
        “這是以制造業本身作為企業的發展方向,而不是去研究干燥工藝本身。這樣的企業生產出來的設備還是標準設備,不能變通,或者只能根據干燥對象的變化做一些簡單的調整,其實這樣就悖離了干燥的概念,讓物料去適應設備。”史勇春告訴記者,“這也是為什么一些企業不能做大的原因,它們缺乏技術創新的能力,只能在中低端的產品領域徘徊,跳出這個圈子,他們沒有解決能力就不能生存了。”
        記者了解到,鄭陸鎮的400多家干燥企業中,規模以上企業只有30余家,銷售收入達到億元企業更是寥寥無幾。其中,每年都會有小的干燥公司倒閉,每年也都會有新的公司注冊。
        “干燥設備應用很廣,總有一些對干燥效果要求不高的客戶,所以這樣的小企業也總能找到市場。而只要能掙到錢,也就達到了一些企業生存的目的。”查國才告訴記者。
        但是,產品同質化嚴重的低端設備制造企業大量存在,卻為鄭陸鎮干燥產業發展帶來惡性競爭、扼殺創新積極性等問題。
        “你叫價10萬,我叫價8萬,這樣競爭下去,有的小企業可以不要質量不要信譽,但大企業卻要考慮品牌、質量等因素,價格成本比較高。”查國才說。
        此外,常州市不少干燥企業以仿制為主。“大家都在相互模仿。研究出一個新東西,很快就被人學走了,申請專利也沒有用。而且設備也不是成批生產的,這家仿制一臺,那家仿制一臺,這么多家,哪里能一家一家去打官司?所以這確實很不利于鼓勵大家的創新積極性。”范炳喜坦言。
        與此同時,作為私營企業,這里的干燥公司有著顯著的家族式管理特征。“有的企業老公是董事長,弟弟是總經理,老婆管財務,一家人都在一個公司里。這樣的管理方式比較粗放,不利于先進人才的引進,也就不利于先進管理理念的引進。”楊康成對記者說。
        “常州的大部分干燥設備生產企業還停留在粗放式的生產階段,這個狀況已經維持了十幾年,但是現在化工等用戶行業需要更加高端的、節能的技術設備,這也是干燥設備必然的發展趨勢。如果這里的干燥產業一直持續這樣的狀態,那是很危險的。”劉登瀛認為。 

        一條產業突圍的出路 
        近幾個月來,常州一步干燥設備公司董事長查國才一直在為籌備明年的第十四屆全國干燥會議忙碌著。他告訴記者,鄭陸鎮以及武進區的領導對此次會議的召開很重視,希望通過會議的舉辦,提升常州干燥企業的影響力,并借助^的力量,為常州干燥行業的轉型發展明確方向。
        此外,另一件事也擺在查國才工作日程的重要位置,就是作為常州市干燥設備行業骨干企業的領導者,與相關部門和企業代表,共同商定成立常州市干燥行業協會的相關事宜。10月20日,鄭陸鎮鎮長楊康成將該鎮規模較大的20余家干燥企業的老總召集到一起,就協會的成立專門召開會議進行研討。
        “我們已經意識到鄭陸鎮的干燥行業在發展中存在著諸多問題,例如技術含量不高、人員流動性大、惡性競爭等。我們缺乏一個行業平臺,對干燥協會進行監管和引導。”楊康成對記者說。
        對此,楊康成表示,鎮政府正在制定相關措施來治理行業的亂象,除了聯合質監、工商、稅務等相關部門,加大監管力度,打擊假冒偽劣等違法行為,組建常州市干燥行業協會外,通過制定企業行為規范、加強行業自律、鼓勵合作等方式來促進行業發展,也是一個重點措施。協會還將鼓勵形成戰略聯盟,促使企業優勢互補,共同面對配套產品供應商和客戶,抱團發展。
        查國才告訴記者,協會也可以通過制度規范企業行業,禁止惡性壓價、相互挖人,違反規定的企業將設立黑名單。
        有業內^向記者表示,成立協會可以幫助當地規范市場,鼓勵合作發展,但協會力量仍然相對松散,要想真正實現常州市干燥行業轉型發展,還應該以技術創新為抓手,扶持骨干企業發揮^作用,促進常州干燥行業集群化發展。
        “經濟發展需要一定的規模效益,常州作為全國較大的干燥企業聚集區,已經初步具備區域聚集效應,但還不明顯,如何充分發揮聚集效應是一個重要課題,比如,在大企業的帶動下,在產品加工和配件供應方面可以形成共享的社會資源。”中國通用機械工業協會干燥設備分會秘書長柴本銀表示。
        對此,查國才持同樣的看法。他認為,常州的干燥行業要做強做大,就必須有重點的龍頭企業,同時要有適當的產業鏈分工,各自做專、做精、做強,而不是大家都做重復的東西、同質化發展。
        “常州的干燥企業數量眾多,這里的干燥行業是全國干燥行業發展的一個縮影。”劉登瀛表示,“要想走出低端競爭的局面,就必須通過技術研發,向高效、節能、環保等高端方向發展。但是,企業只有有了一定的規模,形成規模效益,才會用前瞻性的戰略思維去考慮這樣的問題,而不是一些小企業‘投一筆賺一筆’的思路。所以應該扶持骨干企業,骨干企業做大以后,再通過聯合兼并的方式實現產業的整合。這需要一個過程。” 

      相關文章
      ©2020:江蘇金陵干燥科技有限公司 官網(原常州金陵干燥) 蘇ICP備05005940號 版權聲明
      技術支持:江蘇東網科技 [網站管理]
      Top 18禁黄无遮挡免费网站动漫
      <dfn id="x5gef"><s id="x5gef"></s></dfn>

    3. <code id="x5gef"><nobr id="x5gef"><track id="x5gef"></track></nobr></code>
      <strike id="x5gef"></strike>
      <code id="x5gef"><small id="x5gef"><track id="x5gef"></track></small></code>
      1. <code id="x5gef"><nobr id="x5gef"><sub id="x5gef"></sub></nobr></code>
      2. <code id="x5gef"><small id="x5gef"></small></code>
        <object id="x5gef"><nobr id="x5gef"></nobr></object>